看完烈士父母,他对女儿说:以后我们常回家看看
浏览:4,973 次 2020-03-24 12:01:19
  “烈士”这个词,志愿者蒲元并不陌生。 他在武警部队某军校任职。在课堂上,他曾给一届又一届学员讲述过人民军队历史上那些感人至深的英烈事迹。 7年前,蒲元和妻子耿小乔就开始参与关怀抗战老兵的公益活动。2020年春节前夕,因与“陕西省关爱烈士父母项目”结缘,作为志愿者的他们又走进英雄父母的家。 蒲元说,这次探访烈士家庭,他是与自己的家人、好友一同前往的,就好像“回家”一样。  

01“你们不吃包子就见外了,我要生气了。”

西安市鄠邑区草堂镇,因关中八景之一的“草堂烟雾”而得名,烈士温对对的家就在这个流传着古老故事的地方。 腊月里的一个清晨,蒲元与耿小乔带着一双儿女,邀约同学老刘一家,向着草堂镇出发了。几经辗转,一行人找到英雄的家,见到了烈士母亲陈秋芳老人。 82岁的陈秋芳见到大伙儿,热情地招呼着,每一道皱纹里似乎都藏着笑意。“陈妈妈身体看起来不错,不停地呵呵笑着。虽说我们是初次相见,但我总觉得很亲切。”蒲元说。  

△后备箱中堆满了关爱烈士父母的新春礼物(年历、春联、棉衣和米面油等)

  一群人进了屋,围坐在老人身边,老人的儿女们也都凑过来,大人们唠嗑聊着生活的光景,孩子们则在其间穿梭着追逐嬉闹。冬日里的北方农村,原本是冷的,这一刻,蒲元却感觉屋里有一股浓浓的暖意,似乎把那寒凉都驱散了。 陈秋芳老人言语不多,只是笑盈盈地看着这些年轻的志愿者和“更年轻”的小志愿者们。提起温对对烈士的事迹,老人的眼睛里似是充满对往昔岁月的回忆,她说:“那是44年前的事儿了,我儿在陕西华山脚下的一支炮兵部队当兵,后来……因为事故牺牲了。” 大家沉默下来,这时,老人的儿女端来一大盘包子,刚刚出炉,热腾腾的,老人转而招呼起来。参加龙越关怀抗战老兵公益活动多年,蒲元和耿小乔早已将“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志愿者之规”奉为圭臬,几乎没有在老兵家中吃过饭,下意识地就想推辞。 陈秋芳老人瘪了瘪嘴,“快过年啦,家里也没什么好东西,你们不吃就见外了,我要生气了。”脸上却始终漾着慈爱的笑意。     蒲元和妻子耿小乔对视一眼后,默契地笑起来。屋子里的氛围瞬间“闹腾”了,每个人手里都抓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白胖包子,大口大口地吃着。 “包子是什么馅儿的?我记不清了,就是觉得透着一股子质朴的农家味儿,香!”蒲元说,就是这股家里才有的香味,令他惦念至今。 “临别前,我向烈士温对对的牌位敬了军礼!”蒲元对生命永远定格在19岁的这位前辈军人说,您放心,为国付出的英雄家人,我们代您守护……    

02“妈妈看见你,高兴得很!”

烈士母亲张玉梅老人的家在西安市雁塔区农林巷。蒲元一行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走进老人住的卧室,房间的齐整吸引了大家目光,“子女很孝顺,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蒲元心想。 已经90岁的张玉梅老人精神状态不错,只是腿脚不便,日常坐卧在床上休养,不方便下地活动。见到孩子们到来,老人开心地招着手说:“快坐到跟前来。” 说起自己的长子任占本,张玉梅忍不住翻出精心收藏的相册。年岁已高的她手指已不太灵活,翻找了好一阵子,终于挑出一张照片给大家看。 “很多年前,我儿在内蒙古当兵提干……”老人的神情既自豪又难过,因为在一次手榴弹实弹训练中发生意外,任占本为了救身边的战友,壮烈牺牲,后被追立一等功。     照片中,身穿军装的任占本烈士,年轻的面庞上满是坚毅。“如果他还活着,到今天也快到当爷爷的年纪了。”浦元心中感慨,“母亲早已满头白发,这张照片,却让儿子在妈妈心里,永远都是那年少的模样。” 可能是看到蒲元也穿着军装,张玉梅老人有些激动,摸了摸蒲元的头说:“麻麻看见你,高兴得很!”在陕西方言里,“妈妈”要发二声“麻麻”的音,通常是指比母亲年长而又像母亲一样亲近的人。 老人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执着地追问着大家的身份。耿小乔细心地趴在老人身前解释着,但老人家实在弄不清楚志愿者是怎么回事。“最后我们只好说是烈士生前服役部队的人,张妈妈听着,一面抚着我的头,眼角有些湿润。” 临行前,蒲元望着英雄母亲,那一刻,更加深刻地感受到军人身上的责任与作为烈属的不易。    

03“爸爸,烈士牺牲了,人们会不会就忘了他们?”

日过正午,一行人又赶去看望家住咸阳市泾阳县的烈士父母程景彦、张玉芹。路过陕西著名的水利灌溉工程——泾惠渠,蒲元心情有些许复杂,因为这不仅仅是灌溉面积达六个县之多、“养育”着八百里秦川关中粮仓的一座水利工程,也是烈士牺牲的地方。 2004年5月,程景彦和张玉芹的长子,年仅22岁的程雷见有儿童不慎落入渠中遇险,来不及考虑自己不会游泳,便毅然下水救人,不幸遇难。没有想到的是,一天之后,他们的小儿子程刚在打捞落水儿童和哥哥的遗体时,竟也被无情的渠水吞没。  

△蒲元和烈士父亲程景彦

  “16年过去了,谈起往事,张妈妈仍然忍不住落泪。”蒲元心底沉重,“尽管烈士父亲程叔说国家每个月对他们都有补助,基本生活没有问题,但他眼神里,失去孩子的孤寂与落寞一眼就能看出来。” 还有西安市鄠邑区的烈士父母魏耕民、韩锦霞。他们的儿子,空军中校魏相超,2018年1月在贵州执行任务时因战机失事壮烈牺牲。“我和魏相超烈士都是军人,也可以说是战友,我比他……还要大1岁。” 韩锦霞和蒲元的母亲同岁,看到韩妈妈抹泪的那一刻,他的眼眶也忍不住淌出泪来,“怕老人难受,我只能偷偷拭去。”     看到蒲元、耿小乔夫妇带着一双儿女来看望他们,英雄父母就像见到自己的孩子们一样,慈爱地不停给孩子们拿吃的拿喝的。孩子们还不能理解大人们言语间的哀伤,只是在院子里无忧地玩耍,老人们见着,也渐渐欢喜起来。  
△蒲元一家与烈士父母合影  
临别时刻,两位老人执意把蒲元一行送到村口,“车开出好远,我回头一看,他们还在原地远远地望着,不时挥动手臂。” 有一天探望行动结束时,已是满天星斗。 蒲元一直记得,在回程路上,读四年级的女儿蒲有乔木突然问他:“爸爸,烈士牺牲了,人们会不会就忘了他们?” 他顿了一下,轻声回答:“不会的,从今天开始,我们会永远记住这些英雄。以后我们要常回家看看,看看这些可爱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