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抗美援朝英雄|征文二等奖《永不消逝的电波”》
浏览:27,425 次 2022-01-07 17:52:00

​|每一个个体生命都值得被铭记|

 ✤

“2021年9月2日,中韩双方在韩国仁川国际机场共同举行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仪式,第八批109位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到祖国怀抱。” 初秋的阳光还是炙热的刺眼,爷爷听着电视里的现场直播闭目养神。他的头不时向前一点一点的像是睡着了,不一会儿又睁开松弛的眼睑看着电视。

又到了入秋时节,空气中的一丝丝凉意在与温度计上的数字做着最后的斗争。这个季节总是被诗人赋予了落叶归根的凄凉与悲壮,像极了71年前的那个秋天,孤勇与奋战同在,生与死并行。

1951年,朝鲜战争进入了胶着状态。那年秋天,67军向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发起了秋季攻势,随即展开了大规模的阵地争夺战。

爷爷年轻时候的照片

我的爷爷是67军201师603团的一名通信兵,主要负责战地的通讯联络工作。当时的通讯器材相当简陋,肩上的一部有线步话机和数根连露水都沾不得的电话线是每个人仅有的装备。

美军为了开辟更大规模的阵地,计划将已经白热化的拉锯战逐步向北推进。为了粉碎美方的这一企图,11月初,上级下达指令:全团北上狙击美军。

破晓前的等待是最漫长的。在拂晓即将来临之时,金城阻击战终于在龙鹤山与轿岩山之间打响了。然而谁都没有料想到,这场战役一打就是20多个日夜,连天的炮火烧红了天,让人分不清白昼和黑夜。

美军对金城阻击战有种势在必得的信念,他们投入了大量的兵力,并用炮火进行不间断的狂轰滥炸。在这种情况下,经常是有线排的士兵们刚架好机器,美军的炮火就把电线给炸断了。因此,为了保证线路的畅通,有线排在近一公里的线路上,平均每200米就有一个同志进行线路维护。

爷爷2021年时拍摄的照片

就在敌我双方相互争夺阵地的关键时刻,美军突然增兵并增强了火力,爷爷所在的主阵地一下子就被占领了。一时间,主阵地上到处硝烟弥漫,通讯器材和电线被炸得四散横飞。

通讯中断,就意味着阵地缺少了“通往大脑的神经”。由于战前带来的备用电线早已用光,无奈,大家只能冒着炮火把炸飞的电线捡回来接上。但不管怎么拼凑,电线的长度都不够。

时间就是生命,通讯决不能中断!就在这紧要关头,爷爷想出了一条“妙计”:“留下几位同志继续找电线,剩下的同志赶快用手拉紧电线,把线路残缺的地方用自己的手臂补上!”没想到这一着还真的奏效了!步话机里马上传来了指挥部调集预备队前来增援的命令。电流从爷爷以及战友的身上流过,命令通过这些年轻的身躯传递,铸成一条“炸不断的阵地联络线”。

就这样,志愿军将丢失的阵地从美军手中夺了回来,爷爷也因此荣立了人生中的第一个集体二等功。

爷爷在电影《长津湖》海报前敬礼

经过几场战役的磨练,爷爷的战斗经验也得到了丰富。1953年夏天,爷爷被任命为特务连副指导员。刚上任后不久,就接到了在轿岩山东北侧打穿插战的任务,目的是夺下220阵地(一个制高点)。接到命令后,爷爷率领有线和无线两个班的战士穿插到前沿阵地,充当起了指挥部与阵地间“永不消逝的电波”。

然而作战开始后,双方斗争异常激烈,美军的飞机在空中展开了密集的轰炸。由于志愿军在武器装备上存在劣势,因此战斗打得非常艰难。随队的一名副团长和教导员,都不幸在炮火中牺牲,有线通讯几乎被美军的炮火彻底摧毁,只保住了唯一的通讯设备——无线步话机。

就在这时,爷爷所在的坑道也被炸塌了。为了把这一突发情况及时汇报给指挥部,排长立即带领步话机员冲出坑道与上级进行联络。没想到刚离开坑道口,一颗炮弹从天而降,年轻的排长还没来得及向指挥部报告情况,就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

然而军人的使命感就像是一种本能,绝不能耽误向上级汇报情况!爷爷迅速冲出坑道,抓起排长手中的步话机,放置在了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刚调试好设备,就听到空中由远及近传来了一声呼啸,说时迟那时快,爷爷抱起步话机,一个箭步冲向了最近的坑道。就在爷爷刚抵达坑道口的瞬间,炮弹在空中爆炸,一枚两公分见方的炮弹皮在爆裂时深深的刺入了左手掌心,由于战场上的医疗资源有限,爷爷只能忍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疼痛,用牙齿将炮弹皮咬出。

躲过炮弹袭击后,负伤的爷爷抱着步话机又来到了刚才的地方,迅速的向指挥部发出了报告。指挥部根据这份报告调集了增援部队,向美军发起了猛烈的反击,最终夺回了阵地。

爷爷戴着70周年纪念章

战斗结束后,爷爷荣立了两次集体二等功。经过两场大战的考验,爷爷的内心也逐渐变得坚忍,好像一切摧折都只是人生中的插曲。时过境迁,关于那两场战斗的记忆早已随着两枚铸刻着朝鲜文的勋章日渐泛黄、陈旧,仅留下肉体的疤痕见证着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一切。

正午时分,太阳终于挣脱开云层的束缚,将暖意慷慨的平分给每个期待着它的人们。电视里的直播还没有结束,但爷爷已然失去了继续观看的兴趣。我陪他坐到阳台的藤椅上,看着时不时飞到窗檐上啁啾跳跃的麻雀。不自觉地,我拿起爷爷的左手认真的观察着,想要看出些许当年的印记。然而,当初左手掌心处的血窟窿早已长出了新的皮肉,一层层的叠加成伤疤。在我童年生活里的每一天,爷爷牵着我走过欢乐的幼儿园、喧闹的菜市场、静谧的公园,我的手始终抚摸着那块的伤疤。二十多年的时间不算长,却可以让一双年轻稚嫩的手把伤疤熨帖成伤痕,渐渐的竟不再清晰。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致敬礼金升级计划。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

可关注微博 @老兵回家

或者微信公众号【龙越慈善】

—————-支持我们—————-

户名: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

开户行:建行深圳园博园支行

银行账号:4420 1009 4000 5251 2652 (备注“致敬礼金关怀计划”)

支付宝账号:szlywb@sina.com (备注“ 致敬礼金关怀计划 ”)

—————-联系我们—————-

电话:0755-82854434

微信:lbhjzl(搜索添加客服微信)

官方邮箱:service@szlongyu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