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86周年丨“我们不怕,我们要保护我们的国家!”
浏览:2,964 次 2023-07-07 10:06:35

|老兵回家,人性回家|

(图源于网络,侵权立删)

今天,是“七七事变”爆发86周年纪念日。

86年前的一声枪响,改变了亿万名中国同胞的命运,也吹响了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的号角。

宛平城墙上的弹痕依旧清晰可见,时刻提醒着我们勿忘国耻,铭记历史,致敬先辈不屈的抗争!


一家四兄弟出川抗日,只有他一人活着回来

2023年1月18日下午15点48分,抗战老兵苏国章爷爷驾鹤西去,享年103岁。

(抗战老兵苏国章,图源于志愿者拍摄,已征得使用授权)

1921年,成都东御街苏家的一声婴儿啼哭,打破了宁静的夜晚,苏家的第四个儿子苏国章降生了。

在这个世代从事染纸生意的家庭中,苏父幻想着,儿子们长大以后会继承家里的手艺,平静富足地生活。苏国章10多岁时,父亲让他去念私塾。传统的教书先生讲的大多是四书五经之类,“老教书先生讲了很多孔孟圣贤故事,还有不少的做人道理。”苏爷爷向来访的志愿者讲道。

然而幻想,很快就破灭了。

1938年的一个夜晚,苏家已准备熄灯入睡,屋子突然剧烈摇晃,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当晚,日本战机对成都东御街、大慈寺一带,进行了猛烈轰炸。

等苏国章反应过来,快速跑出家门时,看到令他毕生难忘的一幕:四下都是火光,街道上的木质房屋,被炸毁、燃烧起来,还有人哭着寻找亲人。

苏国章的三位哥哥目睹了家园被毁、同胞被残杀,迅速响应号召,相继出川,义无反顾地去报名参军。每个人都不忘叮嘱苏国章,他们走后,小弟要留在家中,好好照顾父母,守护好家里的产业。

可在纷纷的战火中,谁又能独善其身?

后来,父亲苏忠山因病去世,母亲不久也随之而去。

“我恨透了侵华日军,恨他们毁了我的家园。”至今想起当时的情景,苏国章老人依旧是咬牙切齿!

就在父母离世不久,一则征兵抗战的消息传来,苏国章毅然效仿哥哥,在征兵册上填上了自己的名字,穿上草鞋打起布绑腿,带着满腔报国热情徒步离开四川,加入征兵队伍。徒步走往重庆等地,参加部队的新兵集训。集训完成后,他被分配到了99军补充团。

(抗战老兵苏国章手印,图源于志愿者拍摄,已征得使用授权)

每一次冲锋陷阵,苏国章都满怀希望,打倒他们,活下去,就能回家!等战争结束,哥哥们会带着战绩功勋回到四川,四兄弟齐齐祭拜父母,然后娶妻生子,继续平静祥和的生活,黎明就在前方!

然而大哥没有等到黎明,牺牲在了上海淞沪保卫战;三哥也没能等来胜利,牺牲在了山东滕县保卫战;要苏国章发誓留守家中的二哥,曾在衡阳保卫战与他并肩作战,然而这个消息,是随着二哥牺牲的噩耗一同传回来的。

(抗战老兵苏国章,图源于志愿者拍摄,已征得使用授权)

衡阳保卫战身负重伤的苏国章在养伤期间,收到了一封封阵亡通知书,先后出川的四兄弟,原来只有自己带着满身伤痕活着回家了。

70多年后,志愿者在为苏国章爷爷拍摄老兵口述记录片,苏国章再次回想起了当时长官动员他们的情景,泪水再一次不听话地流出:

长官问道:“这次你们去阿,出川!你们晓不晓得啊?”

苏国章及一众战友:“我们晓得!打日本!”

“你们晓不晓得,去死,怕不怕!”

大家都在吼着:“不怕!”

“你们为啥子不怕?”

“我们要,我们一定要保护我们的国家!”

从他的背上,一次取出了22枚弹片

2022年6月12日晚上9点45分,抗战老兵罗见渊爷爷驾鹤西去,享年98岁。

(抗战老兵罗见渊,图源于志愿者拍摄,已征得使用授权)

“抗日救国,不分年纪,我要当兵打仗!”1937年底,重庆忠县北门中学里,13岁的罗见渊的一句话,惊住了在场众人。

前来招兵的周连长问瘦小的他:“小娃子,你不怕死吗?”

“怕死我就不来了”罗见渊坚定地说。面对罗见渊的一再坚持,周连长让他回家征得父母同意后,再与部队汇合。

书香世家的罗家,还要靠唯一的儿子接续香火,怎么可能送去当兵?时任中学老师的父亲罗叙九,坚决的否定了他的想法。

没有得到允许,那就先斩后奏!罗见渊意识到说服不了父亲,选择了私自离家。

1937年12月,年仅13岁的罗见渊主动报名从军抗日,被编入四川省保安第3旅第5团训练,后部队改编为新编第13师,出川抗战。

出川抗战并不顺利,罗老随部先到江西守卫九江,战况激烈部队损失极大,被困七个昼夜只能喝水充饥,整补后在南昌附近参战。之后的长沙会战,炮弹在身边爆炸,罗见渊顾不上害怕,果断接续牺牲的机枪手,对日军一阵扫射。

真正九死一生的,是1943年的常德会战。当时的罗见渊接到了抢占敌军阵地的任务,带领十几个突击队员开始行动。

敌军阵地布满铁丝网,需要剪掉才能通过,稍有不慎就是生死之差。就在这时,其中一名战友不幸触碰到了敌人布下的地雷,一阵轰鸣袭来。

惊醒的日军开始疯狂扫射,虽然罗见渊身着土制防弹背心,抵挡住子弹致命的威胁,但还是被打的一片血肉模糊。军医从他的背上,生生取出了密密麻麻22枚弹片。最后是医务主任怜惜他才不到20岁,给他打了一针当时珍贵的抗菌素,才让顽强的罗见渊顶着巨大的痛楚,再次从死神手上逃脱。

十年后,父亲才再次见到已经当兵的儿子罗见渊,当即愣住了,随后两人抱头痛哭,因为在衡阳战后罗见渊因失踪被部队认定殉国,部队向其家中发出死亡证明书。

(抗战老兵罗见渊,图源于志愿者拍摄,已征得使用授权)

也就是在此刻,父亲才知道他勇敢的儿子去当了一名士兵。

硝烟散尽,老兵犹在

硝烟早已散去,侵略的枪炮声从未被遗忘。

那一声枪响,已经定格为一个民族永恒的记忆。当时枪声下奋战的鲜活生命,也是值得永远铭记的英雄记忆。

(卢沟桥,图源于网络,侵权立删)

截止至2023年5月31日,根据基金会联合全国志愿者团队、个人统计在册的抗战老兵健在人数已经不足2000人

这是一个有终点的数字,这是一个不复存在的群体。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抗战老兵!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

可关注微博 @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

或者微信公众号【龙越慈善】

—————-支持我们—————-

户名: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

开户行:建行深圳园博园支行

银行账号:4420 1009 4000 5251 2652 (备注 ” 致敬礼金关怀计划”)

支付宝账号:szlywb@sina.com (备注“致敬礼金关怀计划”)

—————-联系我们—————-

电话:0755-82854434

微信:lbhjzl(搜索添加客服微信)

官方邮箱:service@szlongyue.org